妻子在离婚时以承担家务劳动为由向丈夫要求补偿的情形

妻子在离婚时以承担家务劳动为由向丈夫要求补偿的情形

   婚姻法第四十条的规定肯定了家务劳动的价值,但并非在任何情况下,妻子都可向丈夫要求补偿。第四十条规定的前提之一是夫妻双方采取分别财产制,法定财产共同制和约定财产共同制下不存在补偿的问题。法定财产共同制下,除去个人特有财产外,大部分婚姻存续期间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约定财产共同制下夫妻共有财产的范围更广,经过约定后,夫妻的婚前财产和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均归双方共同所有。对于共同所有财产,法院一般坚持均等分割的原则,同时特别注意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二十九条、第四十三条都明文规定:在婚姻、家庭共有财产关系中,不得侵害妇女依法享有的权益。妇女对依照法律规定的夫妻共同财产享有与其配偶平等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不受双方收入状况的影响。总之,无论是在法定共同财产制下还是在约定的共同财产制下,一旦婚姻存续期间所得的大部分财产被归入夫妻共同财产而进行分割,法院会尽量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尤其注意维护家务劳动繁重而经济收入较少的妇女一方的权益。但是实行约定分别财产制后,情形就不同了,它可能会以一种形式的平等掩盖实质的不平等,使经济弱势方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D9F深圳律师-深圳律师事务所-展现深圳律师的网络平台-深律网

    在约定分别财产制下,夫妻双方婚前和婚后所得财产归各自所有,并单独行使管理权、收益权及处分权,同时也不排斥一方以契约形式将其财产的管理权交与另一方,或双方拥有一部分共同财产。分别财产制看似维护了个人权利,保证了双方独立的财产权,但实质上不可能真正实现平等和公正。妇女的就业机会和经济收入大多低于男性,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为了家庭利益而牺牲自己发展机会的往往是女性,家务劳动又不计报酬,结果使貌似平等的权利变成了实质的不平等。本来,如果夫妻双方在真实意思支配下做出的约定,符合民事法律行为的一般要件—具有合法夫妻身份;双方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双方完全自愿,不存在欺诈、胁迫或乘人之危的情形;约定内容未规避法律,未违背社会公共利益,未违反有关法定义务;约定形式合法,则此种约定,法律不应干涉,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应得到尊重。并且根据婚姻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可以看出约定财产制排除法定财产制而优先适用,合法有效的约定即使存在事实的不平等,只要当事人自愿,法律也应尽力维护。但是婚姻对于感情维系、人口繁衍、文明发展以及道德维护诸方面所产生的重要作用,使得婚姻和家庭关系成为法律调节和法律控制的一个重要对象,家庭内部的“巧取豪夺”应得以限制。当前在曾实行分别财产制的普通法系国家,早已开始转向婚姻共同财产制,在离婚分割财产时,使用公平分割的原则,而不问是否为分别财产。这种原则背后的理念是合伙关系的理论。推定所有的配偶对家庭财富积累的贡献是相等的,只是其方式有直接和间接之分。家庭主妇对维持婚姻所作的无形贡献是积累家庭财富的间接方式,因而对有经济收人的一方所得的财产享有平等的所有权。1963年美国民事和政治权利委员会就妇女地位向总统委员会所作的报告指出,婚姻是一种合伙关系,每个配偶都作了不同但同样重要的贡献。家务劳动在商品交换社会中,对社会而言无经济价值,但对家庭而言是有经济价值的。妻子通过家劳务动、子女抚养而对婚姻的贡献,与丈夫维持家计、扶养家庭成员有同等的价值。因此在分割婚姻财产时必须均等,如果均等分割将导致结果不公平,法院可以以公平原则代替均等原则。D9F深圳律师-深圳律师事务所-展现深圳律师的网络平台-深律网

    在我们的婚姻法中,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应该说得到了充分尊重。一个合法有效的夫妻财产约定排除法定的共同财产制而得到优先适用,法院不能不问是否为共同财产而一律均等分割。但是当一方因抚养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并且因为以上原因栖牲了自己的发展机会,导致自己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经济收入,或者经济收入远低于另一方,当婚姻关系终结之时,他们的利益在分别财产制下就得不到一丝有效的保障。正如前所述,由于婚姻家庭对社会的重要作用,使得法律会运用直接而明确的方法进行干预,以彰显正义、维护道德、发展文明。因此我们的新婚姻法在本条中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养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赋予对家庭付出较多义务而在经济上处于劣势的一方以独立的诉讼请求权,使其在婚姻关系终结时可向对方提出财产权上的补偿。D9F深圳律师-深圳律师事务所-展现深圳律师的网络平台-深律网

    需要指出的是第四十条的规定并非对约定分别财产制的否定或修正,它是法律根据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在个人权利同社会公平间取得的平衡。在夫妻一体的理论下,夫妻在婚后结为一体,妻的人格被夫的人格所吸收.妻的财产权利以及其他权利被剥夺而转移给夫,夫是妻的当然法定代理人和保护人,夫有义务扶养和保护妻,在分别财产制下,双方婚前婚后所得财产仍归各自所有,夫不再是家庭的家长,夫不承担扶养妻之责任,也不再与妻共享其个人所得或其个人财产。与之对应的是,妻子没有义务作为互惠而为家庭提供服务,如抚养子女、从事家务等工作。当没有义务的一方为了双方共同的利益付出较多义务,在婚姻关系终结时,有权请求另一方给予补偿是不言自明的道理,否则,这种婚姻内部的“巧取豪夺”如何得以限制从而体现公平和正义呢?婚姻律师指出最后需要强调的是:第一,第四十条的适用范围仅为约定的分别财产制,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财产归各自所有的情况,婚后所得共同制或约定一般共同制下不存在此类补偿问题。第二,权利和义务应遵循对等的原则。只有在一方为婚姻共同体尽了较多义务,如抚养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的情况下才可向对方请求补偿。第三,此种补偿并非离婚财产分割时的考虑因素,而是一种独立的诉讼请求权,并且法律的表述是“补偿”而非赔偿D9F深圳律师-深圳律师事务所-展现深圳律师的网络平台-深律网

2014-08-05 21:59:08 浏览:

本栏目:深圳罗湖律师

上一篇:一方判刑,另一方如何起诉离婚

下一篇:广州市萝岗区劳动局地址电话

推荐认证律师

    深圳罗湖律师

    律师广告位
    QQ393377300

    律师广告位
    QQ393377300

    律师广告位
    QQ393377300